第一眼看到Fred稚嫩的膚質與充滿精神的笑容,很難跟軟體工程師做聯想,他從大學時期就熱愛程式領域,因著打工的關係,接觸了網站管理;也嘗試過網頁遊戲、手機應用程式製作;為了參加IBM大型主機競賽,利用課餘的時間熟悉其獨特的作業模式,最終在競賽中取得出色的成績、後來也代表台灣參與全球賽,現任職於知名跨國電腦硬體製造公司的軟體工程師一職。他在程式設計的領域上,就像熱愛運動的選手,固然有自己擅長的領域,但是看到新的技術、領域,都會有興趣學習、探索。

談到夢想時,似乎總得做出什麼驚天動地、與時代背道而馳的事情才值得去追逐,實際上從正規的科系中找到興趣,接受訓練後成為一個領域的專家,不也是自我實現的一種方式嗎。

Q:可以分享你參與IBM大型主機競賽的經驗嗎?從國內賽一路到世界大賽,有什麼令你印象深刻的地方。
A:大型主機是一般人無法接觸到的領域,這類的系統多用來作為銀行、企業的中控電腦,要價動輒千萬、上億。因這套系統的稀有性,在人才的養成上,一是仰賴學校教育,國內台科大就有開設此課程,國外有些學校也有相關的入門課程;第二個方法就是透過比賽,讓選手藉由參賽去熟悉此套系統,透過遠端連線,參照著大會提供的比賽題目、指引,熟悉其運作方式,以及練習從索引找方法。隨著題目越進階,提示越來越少,考驗查找資料的能力,以及如何利用有限的功能去解決問題。

參賽的過程中,比起技術的能力好壞,我更是學習到細心的重要,比賽共分三個階段,每個階段皆在家完成實作,依據繳交的成果做評選,當大家完成的內容都差不多時,細心能帶給你的助益很大。在賽後我詢問負責評分的工程師時,他給予我處理細節能力的肯定。許多人只是單純追求成果,有完成題目要求就好,但每個疏漏的部分都會被扣分,遴選人才時,除了能力的好壞,太隨便、粗心的人,很可能在不經意時帶給自己、帶給團隊難以想像的損失。這項指標、或可以說是種人格特質,比較常被大眾所忽略。

Q:你如何看待將興趣轉變為正職工作這件事,很多人會嚮往將興趣變成專長,同時也是謀生的工具。
有這樣志向的人,你會給他們什麼建議?

A:不要讓自己陷入在被動學習中,在大學時固然有系上安排好的課程,但更重要的是,我當時依照自己的興趣,去嘗試了許多不同的事情,從中培養專業的技能、探索未來就業的可能性。出社會之前,打工、實習、做專案,其實選擇權都在你的手上,當事情不如自己預期時,你可以輕易的放棄。但是工作之後,固然有一開始就業的期待,就算是真的選擇與自己興趣、志向相符的工作,但每天繁重、重複的工作內容,還是很容易消磨自己的初衷、熱情。那個時候你就必須在工作以外的時間,去做其他的事情,重新地找回自己的熱忱,我的同事有人會利用小型開發版去做一些休閒的應用,如:Ardunio、
Raspberry Pi等等。去學一些新的技術、接觸社群、參加技術會議,透過其他的興趣去填補、找回自己的初衷,這樣才能維持住熱忱。

Q:現代的程式語言類型非常多元,同學們幾乎都是由C、C++、Java等語言開始入門,
以現在的趨勢來說,你會建議學程式的人從哪一種語言開始著手學習呢?

A:有時候的迷思是,會越多程式語言的人好像越厲害,但實際上任何一個單一語言,在業界都有鑽研很深的專家。每個語言都有其特性,關鍵在於面對不同的問題、時間、需求時,挑選適合的執行工具。
追求開發速度時,你可能會選擇Python、JavaScript,很快地完成雛形;調教效能時,就得用C、C++來編寫。
如果要針對完全沒有接觸過程式的人來說,從一些簡單的語言,例如:Python,你可以利用它做出一些成果,得到成就感的同時,你也能享受寫程式的過程,這是個不錯的方式。

Q:你從學生時代就一直維持很好的體態,總是很有精神、散發活力,你有什麼樣的秘訣嗎?寫程式需要投入大量的時間,除了專精coding能力之外,你會給資工系的同學們什麼建議呢?
A:對工程師來說,他們需要一段很長不被打擾的時間來完成他們的工作,白天要聯絡事情、處理瑣碎的工作,深夜的時段比較有充足的時間去完成自己要做的事情。我自己也是,大學時常常寫程式到凌晨一、兩點,現在有時也會被迫得工作到十一、十二點才能休息。
不過工程師真的對於健康要特別留意,不能一昧地投入在工作中,否則無法長時間的做下去。我自己也是一、兩年前開始會感到背痛,就醫後發現因為長時間久坐、姿勢不良的關係骨盆有些歪斜。開始上健身房、養成規律運動的習慣,最近就有得到比較大的改善。
另外我不會主動去吃油炸的食物、喝含糖的飲料,這跟個人的習慣有關,我本來就對於這些東西沒有特別喜愛,不會主動去買來喝,但本身也不會特別忌口,跟別人一起去買時偶爾會順便買,或是別人請客時不會排斥。必須說,對於長時間工作的人來說,同事們一天中難得的休息時間,就是午餐後、下午茶去公司附近買個手搖杯、買個咖啡。
我自己曾經有嘗試一、兩個禮拜比較頻繁地去買手搖杯,發現第一個缺點是荷包的開銷,第二含糖飲料不太能解渴,讓我購買的意願越來越低。此外,我會注意每次尿液的狀態,太濃、太黃這都不是健康的狀態,比起飲料,喝白開水是最好的。如果真的需要提神,我偶爾下午時會泡茶來喝,整體來說,我不會把放鬆的方式寄託在食物上,運動對我來說是更好的放鬆方式,我會去健身房、跟同事跑步、參與公司的瑜伽課。


Q:你如何期許自己下一個十年,在專業領域上的精進呢?
有什麼目標,想突破或是逐漸轉型的?

A:坦白說,工程師的生活型態蠻枯燥的,我有想過自己繼續待在這個領域十年後的狀態,雖然做的事情可能會改變,但環境、作息是差不多的。我的年紀其實也逐漸來到一個抉擇點,我有考慮累積足夠的資本後要轉換領域,我會希望工作的重心能回到『人』身上,像是從事教育、製作能幫助人的科技產品、可以更實際解決人的問題,或多或少會仰賴我過去在資訊領域被培養的能力,但是我想要改變目前的工作型態,在大公司你面對的幾乎都是工程上的問題、比較抽象、細微的事,你實際做的事情跟使用者的連結性會很弱。
工程師中,在經濟穩固的基礎上,有些人會我一樣考慮轉換領域,也有人會去經營自己的第二專長、培養興趣,這都是可以考慮的方向。

Q:在學生時期,你就是在專業領域上很傑出的人,
在接觸到信仰之後,信仰帶給你的改變、助益是什麼呢?

A:學習聖經話語,能幫助我更全面地思考問題,以前自己是個容易腦衝、中二的人(意指:自我、比較不顧慮他人感受、想做什麼就去做的態度),後來回頭去檢視當初的心態時,從中發現很多我做得不好的部分。因為在專業領域很突出,讓我在同儕的合作上,比較沒有同理心,不太願意花時間去指導別人,當別人尋求幫助時,很容易失去耐心,甚至用比較冒犯性的言語來回話。我忘記自己在學習同樣的技術時,其實也經歷過類似的探索期,我花了很多時間才突破,或是我也是得到別人的指點。在教會學習後,讓我更願意去幫助別人,在我能力範圍內,去傾聽對方的想法、幫助他在學習新的事物上能更快上手。另外因為缺乏對自己的了解,沒有認真想過自己的原則、要追求的生活是什麼,只是盲目地跟著社會的趨勢、主流價值走。透過牧師教導的話語,了解到聖三位對我的期許,以及在生命中要達成的目標是什麼,我認同這些教導,也選擇這份信仰來生活。

思考自己的人生規劃,找到屬於自己要追求的價值,
我覺得這是對於工程師、對於任何人來說都要優先去學習的生命課題。

受訪者:Fred
採訪者:Ches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