繼上集我們採訪了江律師在音樂方面的開發後,
本次江律師分享了自己的律師職場生涯以及在教會學習到的內容,
希望讓讀者藉此更深入了解律師的面貌以及信仰所帶來的益處喔!

Q: 請江律師簡述一下律師的工作性質:
A:即使同樣是律師,也有不同專精的領域,就像醫生也有分為眼科、耳鼻喉科、皮膚科、腸胃科、小兒科等。如果用醫生來比喻新進律師的業務,就好像是家醫科,什麼問題都會涉略,所以在許多領域上都需要有一定了解。
度過實習期之後,就比較會發展自己的專長,像我在事務所中,較常經手的就是不動產、國際商務及一般訴訟的處理。

Q: 簡述一下在教會學習過程中印象深刻的經歷?
A:我之前是無神論者,很喜歡歷史、科學,接受世俗觀點認為宗教只是人類的慰藉、是一種工具,不相信真的有   神,是一個很會批判的人。接觸基督徒時,對他們的印象是人格很好、像綿羊一樣溫馴,但自己希望可以透徹地看清事物本質,不太想變成自己刻板印象中的基督徒。

後來在研究所時期,開始想接觸足球,在因緣際會下認識了基督教福音宣教會的成員,他們邀請我參加固定舉辦的運動小會。運動小會的氛圍很棒,踢球時不同球隊的球員總是互相鼓勵,沒有上場的球員和場邊觀眾也都成為啦啦隊為彼此加油打氣。當下想說這球團、球會好棒,就像夢寐以求的國外足球文化。

而且從中認識到許多大學生,發現他們想法的層次很高、人格也很好,個性很熱情真誠,而且把聖經的教導實踐得很具體、很活潑,這樣輕鬆自然的氣氛文化,跟我認知的基督徒差很多,所以我是被這樣的足球文化和年輕人吸引進來的。

Q: 在教會學習後對自己在職場上帶來什麼幫助呢?
A:律師所處的職場是比較衝突性、容易針鋒相對的環境。我在教會學習後,會提醒自己要保持人格,不對別人落井下石,也時常省思自己是否有做出不合宜的舉動。另外如果客戶不排斥,我也會為他禱告,讓客戶感到內心的平安與依靠。

律師的責任是為自己的當事人全力辯護,但往往律師也很難判斷誰是誰非。但我因為有信仰,所以會從   神的角度去思考,向 神禱告希望用更好方式解決雙方當事人之間的衝突與對立。

我會禱告說:

「   神啊 !
我無法確定我的委託人究竟有沒有錯,
如果有錯,就算我的辯護技巧再好,
他還是可能會被抓到把柄。
所以請神公義地判決,我會盡我的努力,
求 神讓有罪的人付出代價、讓無辜的人能清白。」

Q: 簡述一下你看見的教會樣貌以及教會可以給予的幫助?會想帶自己的小孩來教會嗎?
A:我搬到台中後,有機會常常接觸到教會的長輩,他們雖因家庭很忙碌,但請他們出來做事情時,總是一再體悟他們真的深不可測。長輩將他們在社會上的經驗與信仰結合後,發揮自己特質,因此執行力很強,很多事情推動起來也是讓人感到佩服。

比如教會的牧師帶年輕人運動時,會邀請很多長輩到場邊觀看。長輩們看到有什麼缺乏就會幫忙補上。比如維護場地、買飲料早餐請大家吃。當長輩看見年輕人在做什麼的時候,都會很樂意奉獻支持。

此外在教會的家長也會聚集起來籌組共學團體,彼此按照特質分工來經營,讓小孩按照不同年齡和特質學習,讓小孩得到最好栽培。我自己也教幼兒體適能和足球,學習以愛及耐心引導兒童成長。

父母都會盡量讓子女從小就接觸好的事物,比如說太早接觸電子產品對小孩有不良影響,就不會讓他們接觸。教會可以給予的精神教育跟其他團體不一樣,所以我一定會帶自己的小孩來教會。

Q: 最後有想要對法律系學弟妹說的話呢?
A:其實法律系的學弟妹都很優秀,也會參與許多社團。我想鼓勵的部分就是學弟妹要具備實現夢想、堅持理念的信仰精神。

今年合唱團的演出我也是排除萬難參與。即使我對自己的歌聲不滿意,但我相信是 神親自幫我開發,所以在忙碌工作的空檔抽空練習,讓自己的參與可以為這次演出加分,也讓台中的鄉親們看到屬天的構想及藝術,這對我來說意義非凡。

排除萬難去追求夢想的實現,真的是很美妙的經驗……

如果自己對某件事情很有興趣,雖然有許多困難阻擋。但如果排除萬難試著去嘗試看看,不一直意識自己的能力不足,最後就可以得到非常棒的收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