見面與對話,攝理歷史,月亮海,華人作家

從接觸自然農法、有機農業開始,就深刻覺得農夫是個不簡單又了不起的身份。我以為,能「遵行天所創造的法則與秩序來耕種」的「農夫」,不是一份工作,而是一種身分。

是一種「看天吃飯」的身份。

這世界上大多數的人,都要看人的臉色吃飯,人的臉色隨時變來變去,永遠沒有準則,也沒有終身保固,所以看人吃飯的人總是在不斷地尋找下一個安身之處。因為沒有完全可依靠信賴的人。

所以能夠看天吃飯,多好?
之所以說是「身份」是因為那不是隨時可被剝奪的、並不是可以任意改變的。「士農工商」果真是按照不易被剝奪改變的程度而排列順序。

在「鄭明析故事」集裡,有很多是關於耕種與土地的故事。

他說:「要遵守時機才能得著,也才能丟棄該丟棄的事物。」

就如同下雨時,就要下雨到真的是太多的地步,才能讓充沛的水流動,讓江河閃閃發光,也才能清洗大地,也能充分地補給水量,讓數億人吃喝、使用、享受。

就像時機來了,太陽就應該要炙熱,穀物才會成長,果實才能成長,才能迎接到秋天。如果過程中氣溫突然驟降,穀物跟果實就不會成長,就會令人大失所望。

人們活在如此發達的21世紀,如此應該要想著 神、想著大自然來生活,如此讓內心感到喜悅,與季節一起喜悅地歌唱。

因此在我看來能總是看著天、看著大自然的理致,而產生內心、雙手與萬物交融的喜悅與成就感的,就是按照天的秩序來耕作的「農夫」啊。

文章出處:http://moonseasunshine.blogspot.tw/2016/08/blog-post_70.html?view=flipcard
作者:月亮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