與鄭明析牧師的見面與對話

軟體工程師Fred:整個程式都是我的遊樂場

第一眼看到Fred稚嫩的膚質與充滿精神的笑容,很難跟軟體工程師做聯想,他從大學時期就熱愛程式領域,因著打工的關係,接觸了網站管理;也嘗試過網頁遊戲、手機應用程式製作;為了參加IBM大型主機競賽,利用課餘的時間熟悉其獨特的作業模式,最終在競賽中取得出色的成績、後來也代表台灣參與全球賽,現任職於知名跨國電腦硬體製造公司的軟體工程師一職。他在程式設計的領域上,就像熱愛運動的選手,固然有自己擅長的領域,但是看到新的技術、領域,都會有興趣學習、探索。
談到夢想時,似乎總得做出什麼驚天動地、與時代背道而馳的事情才值得去追逐,實際上從正規的科系中找到興趣,接受訓練後成為一個領域的專家,不也是自我實現的一種方式嗎。


Q:可以分享你參與IBM大型主機競賽的經驗嗎?從國內賽一路到世界大賽,有什麼令你印象深刻的地方。
A:大型主機是一般人無法接觸到的領域,這類的系統多用來作為銀行、企業的中控電腦,要價動輒千萬、上億。因這套系統的稀有性,在人才的養成上,一是仰賴學校教育,國內台科大就有開設此課程,國外有些學校也有相關的入門課程;第二個方法就是透過比賽,讓選手藉由參賽去熟悉此套系統,透過遠端連線,參照著大會提供的比賽題目、指引,熟悉其運作方式,以及練習從索引找方法。隨著題目越進階,提示越來越少,考驗查找資料的能力,以及如何利用有限的功能去解決問題。

參賽的過程中,比起技術的能力好壞,我更是學習到細心的重要,比賽共分三個階段,每個階段皆在家完成實作,依據繳交的成果做評選,當大家完成的內容都差不多時,細心能帶給你的助益很大。在賽後我詢問負責評分的工程師時,他給予我處理細節能力的肯定。許多人只是單純追求成果,有完成題目要求就好,但每個疏漏的部分都會被扣分,遴選人才時,除了能力的好壞,太隨便、粗心的人,很可能在不經意時帶給自己、帶給團隊難以想像的損失。這項指標、或可以說是種人格特質,比較常被大眾所忽略。


Q:你如何看待將興趣轉變為正職工作這件事,很多人會嚮往將興趣變成專長,同時也是謀生的工具。
有這樣志向的人,你會給他們什麼建議?

A:不要讓自己陷入在被動學習中,在大學時固然有系上安排好的課程,但更重要的是,我當時依照自己的興趣,去嘗試了許多不同的事情,從中培養專業的技能、探索未來就業的可能性。出社會之前,打工、實習、做專案,其實選擇權都在你的手上,當事情不如自己預期時,你可以輕易的放棄。但是工作之後,固然有一開始就業的期待,就算是真的選擇與自己興趣、志向相符的工作,但每天繁重、重複的工作內容,還是很容易消磨自己的初衷、熱情。那個時候你就必須在工作以外的時間,去做其他的事情,重新地找回自己的熱忱,我的同事有人會利用小型開發版去做一些休閒的應用,如:Ardunio、
Raspberry Pi等等。去學一些新的技術、接觸社群、參加技術會議,透過其他的興趣去填補、找回自己的初衷,這樣才能維持住熱忱。

Q:現代的程式語言類型非常多元,同學們幾乎都是由C、C++、Java等語言開始入門,
以現在的趨勢來說,你會建議學程式的人從哪一種語言開始著手學習呢?

A:有時候的迷思是,會越多程式語言的人好像越厲害,但實際上任何一個單一語言,在業界都有鑽研很深的專家。每個語言都有其特性,關鍵在於面對不同的問題、時間、需求時,挑選適合的執行工具。
追求開發速度時,你可能會選擇Python、JavaScript,很快地完成雛形;調教效能時,就得用C、C++來編寫。
如果要針對完全沒有接觸過程式的人來說,從一些簡單的語言,例如:Python,你可以利用它做出一些成果,得到成就感的同時,你也能享受寫程式的過程,這是個不錯的方式。

Q:你從學生時代就一直維持很好的體態,總是很有精神、散發活力,你有什麼樣的秘訣嗎?
寫程式需要投入大量的時間,除了專精coding能力之外,你會給資工系的同學們什麼建議呢?

A:對工程師來說,他們需要一段很長不被打擾的時間來完成他們的工作,白天要聯絡事情、處理瑣碎的工作,深夜的時段比較有充足的時間去完成自己要做的事情。我自己也是,大學時常常寫程式到凌晨一、兩點,現在有時也會被迫得工作到十一、十二點才能休息。
不過工程師真的對於健康要特別留意,不能一昧地投入在工作中,否則無法長時間的做下去。我自己也是一、兩年前開始會感到背痛,就醫後發現因為長時間久坐、姿勢不良的關係骨盆有些歪斜。開始上健身房、養成規律運動的習慣,最近就有得到比較大的改善。
另外我不會主動去吃油炸的食物、喝含糖的飲料,這跟個人的習慣有關,我本來就對於這些東西沒有特別喜愛,不會主動去買來喝,但本身也不會特別忌口,跟別人一起去買時偶爾會順便買,或是別人請客時不會排斥。必須說,對於長時間工作的人來說,同事們一天中難得的休息時間,就是午餐後、下午茶去公司附近買個手搖杯、買個咖啡。
我自己曾經有嘗試一、兩個禮拜比較頻繁地去買手搖杯,發現第一個缺點是荷包的開銷,第二含糖飲料不太能解渴,讓我購買的意願越來越低。此外,我會注意每次尿液的狀態,太濃、太黃這都不是健康的狀態,比起飲料,喝白開水是最好的。如果真的需要提神,我偶爾下午時會泡茶來喝,整體來說,我不會把放鬆的方式寄託在食物上,運動對我來說是更好的放鬆方式,我會去健身房、跟同事跑步、參與公司的瑜伽課。


Q:你如何期許自己下一個十年,在專業領域上的精進呢?
有什麼目標,想突破或是逐漸轉型的?

A:坦白說,工程師的生活型態蠻枯燥的,我有想過自己繼續待在這個領域十年後的狀態,雖然做的事情可能會改變,但環境、作息是差不多的。我的年紀其實也逐漸來到一個抉擇點,我有考慮累積足夠的資本後要轉換領域,我會希望工作的重心能回到『人』身上,像是從事教育、製作能幫助人的科技產品、可以更實際解決人的問題,或多或少會仰賴我過去在資訊領域被培養的能力,但是我想要改變目前的工作型態,在大公司你面對的幾乎都是工程上的問題、比較抽象、細微的事,你實際做的事情跟使用者的連結性會很弱。
工程師中,在經濟穩固的基礎上,有些人會我一樣考慮轉換領域,也有人會去經營自己的第二專長、培養興趣,這都是可以考慮的方向。

Q:在學生時期,你就是在專業領域上很傑出的人,
在接觸到信仰之後,信仰帶給你的改變、助益是什麼呢?

A:學習聖經話語,能幫助我更全面地思考問題,以前自己是個容易腦衝、中二的人(意指:自我、比較不顧慮他人感受、想做什麼就去做的態度),後來回頭去檢視當初的心態時,從中發現很多我做得不好的部分。因為在專業領域很突出,讓我在同儕的合作上,比較沒有同理心,不太願意花時間去指導別人,當別人尋求幫助時,很容易失去耐心,甚至用比較冒犯性的言語來回話。我忘記自己在學習同樣的技術時,其實也經歷過類似的探索期,我花了很多時間才突破,或是我也是得到別人的指點。在教會學習後,讓我更願意去幫助別人,在我能力範圍內,去傾聽對方的想法、幫助他在學習新的事物上能更快上手。另外因為缺乏對自己的了解,沒有認真想過自己的原則、要追求的生活是什麼,只是盲目地跟著社會的趨勢、主流價值走。透過牧師教導的話語,了解到聖三位對我的期許,以及在生命中要達成的目標是什麼,我認同這些教導,也選擇這份信仰來生活。

思考自己的人生規劃,找到屬於自己要追求的價值,
我覺得這是對於工程師、對於任何人來說都要優先去學習的生命課題。

受訪者:Fred
採訪者:Chess

國際志工Winnie:漂流到坦尚尼亞的台灣補阿(瓠瓜)

從學生時代開始,就熱衷於志工服務的Winnie,在每個階段都很順利地進入到人們嚮往的學校、科系,考上新竹女中、進入清大、錄取清大材料所。
讀到連加恩醫生的著作,被他致力於服務的理念打動:「好命的孩子,應該比別人付出更多,這樣,好命才有意思。」
Winnie想試著為更多人服務,在大學時參加了清華大學坦尚尼亞資訊教育志工團,出團時擔任團長跟當地許多的學校、團隊有所接觸,進一步促成她在研究所畢業後前往當地大學擔任講師一年。
當同學們都步入職場,為了年收入打拼時,選擇前往東非任教的她,在跟大家與眾不同的旅程中,得到了許多嶄新的人生歷練,
她要來談談參與志工的收穫,以及重新回到台灣的環境,初次步入職場的心情。

註:受訪當天,她是第一天到公司報到。

Q:妳曾經參與過什麼樣的志工服務呢?

小時候參與過淨灘,上大學後覺得自己升學的路蠻順遂的,得到很多的幫助、使用了社會的資源,因此想透過志工的方式回饋給社會。我首先參加了原住民服務社,為原住民部落的小朋友準備科學營隊;做春暉教育到小學反毒宣導;也參與史懷哲教育志工到屏北高中教數學。


Q:台灣的學生在高中、大學時會因為課程規定、升學需要而參與一次性、短期的志工,什麼樣的動機讓妳想持續參與志工服務,並且願意做全職的服務呢?

在參與志工服務的過程中,我發現比起自己付出的部分,自己總是得到最多的人。研究所時我的指導教授提供給我一個想法,他說這個世代:

「這個社會欠缺的不是有能力的人,
因為大家都很厲害、很有能力,
但是欠缺一個有故事的人。」

我常覺得自己對於回饋社會這塊有莫名的使命感,很想要做些什麼,把得到的感動實踐出來,藉此也寫下屬於自己的故事。
電影《攻其不備The Blind Side》提到同情心跟同理心的差異,同情心是當對方難過時,你會為他感到難過;同理心是你會與他一起度過這段難過的時間。依照這樣的說法,我覺得自己是個富有同理心的人,發現別人需要幫助時,會促使我想要去協助對方,也許未必能解決問題,但我想盡自己的一份心力。


Q:在坦尚尼亞,您主要提供的服務內容是什麼呢?當地遇到的發展困難是什麼,過程中有什麼令妳印象深刻的事情。

大學時我擔任清華資訊教育志工團的團長,在過程中結識了Marian大學的校長,研究所畢業後我得到去當地授課的機會。授課之外的時間,我負責經手許多的專案,都是與提升當地生活品質、基礎建設有關的,我向來自各國的企業、民間團體接洽,進行募資、太陽能板募集……等等。

坦尚尼亞人很常說一句話:Pole~Pole~(慢慢來比較快)

我在台灣並不是一個走路很快、做事很急的人,但是他們總是覺得我太匆忙了。我透過專案從台灣募到許多的資金與物資,這些資源要送過來,需要向政府機關申請、簽署一些文件,從中深刻感受到當地人貫徹Pole~Pole~的精神。明明他們就是直接受益的人,但是一份簡單的雙面A4的資料,卻需要一個月以上核章,而且還是自己不間斷地提醒對方,最終才順利拿到文件。這樣的生活型態,其實限制了當地發展的速度,讓我在服務時,花了一段時間去克服這樣的文化差異。

Q:人們將升學當成就業的一個踏板,為此努力地進入好的學校、熱門的系所,
妳在參與清華大學坦尚尼亞資訊志工後,讓妳對於人生規劃有什麼不一樣的思考嗎?

做資訊教育的時候,很重要的就是需要有電。在坦尚尼亞有一個統計數據,只有30%的人民享有穩定的電力供應,然而穩定電力的定義是:「一天只斷電一次」,這樣的環境是資訊教育實施上很大的阻礙,連電也沒有,更不用提如何使用電腦。而我大學專題的內容是再生能源的研究,本來只是跟著同學往熱門的議題鑽,但藉由這次服務經驗,使我認清再生能源開發的必要性,這給了我一個很明確的動機,支撐我回國後在研究所投入相關研究。對於坦尚尼亞或是非洲大多數的國家來說,政府很難在短時間內將電力網建立起來(跟國土範圍大、執行力低落有關),因此每個聚落、城鎮擁有一套離網的發電系統變得非常重要,這些前端的研究能直接帶給他們生活上很明顯地改善。


第二個部分是信仰方面的成長,出國做志工服務時,我已經有去教會一陣子了,不過後來回想,當時只不過是度過半調子的信仰而已,追求信仰上常常也缺乏明確的動機。我們的服務計畫起源,是由一位法國神父以及所屬的天主教團體去推動的,因此志工服務的巡迴據點也都是跟教會合作,每個週日都會去望彌撒,讓我印象比較深刻的有兩次,我們第一次望彌撒是在一間國中,我身旁坐了一位學生,他很主動的把他的聖經給我,我問他要不要一起看,不然要怎麼念經文呢。結果他說他早就把聖經背起來了,後來神父證道時,不論提到什麼段落,他真的都能一字不漏的跟大家一起朗讀出來,這件事給我這個半調子很大的刺激,我明明學習到了很棒的聖經教導,但只是按照自己的水準度過信仰生活罷了。
另一次到比較偏遠、高海拔的地區去服務,當地人從事的都是非常基礎的勞動工作,務農、畜牧、砍伐這類的,所以大多數的時間當地人穿得比較簡樸、隨性,臉上也常常有污垢,不過到了禮拜天時,他們都像變了個人似的,每個人都穿上華麗衣裳,乾淨整齊地到教會上去,簡直就像一場精彩的時裝秀,並且在禮拜時非常虔誠地獻上敬拜,將自己的外在、內在都端正後才來到聖三位面前,他們重視禮拜的程度,帶給我很大的感動。雖然坦尚尼亞在物質上缺乏,但感受得到當地人心靈上的富足,這使我在回國後更加下定決心,要好好地學習信仰、學習話語。

Q:對於有志參與志工服務的同學,妳會給予他們什麼樣的建議,去面對服務的對象、任務。

清華志工團很流行一句話:

「志工的進場是為了退場。」

在擔任志工時,很多人會帶著上對下、施予者的心態去服務。
然而我們不太喜歡說自己去「服務」,而是說我們去當地「交流」,提供資訊教育的專長,而當地人帶我們認識他們的文化。
如果只是帶著:「我是去幫助他們的、他們就是需要我的幫助。」
往往是錯誤的心態造成不愉快的回憶,讓自己無法從中得到任何收穫。另外,如果到國外服務的話,一定要充分地瞭解當地的文化、氣候、歷史背境,做好準備後再過去。

Q:在海外駐守,不論是短期、或長期,應該多少會有親友們的反對、不諒解,妳怎麼處理這樣的問題?
自己做的決定不被人諒解時,妳會給予他們什麼樣的建議呢?

我是家中的獨生女,前往坦尚尼亞,一次是暑期志工,一次是長期的講師。非洲給家人的印象,長輩不會覺得他們是「開發中國家」,總覺得那是「未開發國家」,所以會有很多不同的意見。然而他們一切的行為核心都是因為「愛」、為了自己好而阻撓。站在子女的立場,學習如何去表達自己的觀點,從各種角度分析利弊,選擇適合的溝通方式是非常重要的,也許一時無法認同你的決定,但至少要讓雙方不要站在對立面上。

對我來說,第二次要去做講師時,我面對的不僅是外界的質疑,其實也有很多的質疑是來自於自己:「這真的是我要走的路嗎?」
分析的時候,要去思考做了這個決定的優點、缺點;不做這個決定的話,其他選擇的優點、缺點,全部都要分析。
根本來說,你要說服的人不是別人,不論做什麼決定,你要能說服你自己、不要事後反悔,這是最重要的。

Q:當初決定在坦尚尼亞服務,自己應該會有些顧慮,現在重新回歸職場,其實有很多的不確定性,
有無什麼寶貴的經驗、想法,妳覺得是自己人生成長的養分,也能夠提供給讀者,幫助他們繼續去面對將來未知的挑戰。

我當初做每個決定時,其實自己也非常的茫然,雖然指導教授很鼓勵我去當地做長期的服務,但面對未來時,每個人其實都一樣無助。不過因為有信仰的關係,面對這些抉擇時,也一邊透過禱告來確認,一段期間的禱告後,透過許多事件讓我更加確立想去當地服務的意願。
事後回想,覺得這些嘗試並非毫無意義,研究所時我發現自己雖然有專業能力,但並不是那麼喜歡從事技術研究;在坦尚尼亞教書時,也發覺教育並非我的熱忱所在。
但在協助處理當地的專案時,固然有遭遇挫折的部分,但我很喜歡這種管理事情的使命感、完成後的成就感。這樣的探索,幫助我在一回國時,原本面試的是美商公司的產品測試工程師,但主管聽了我的歷練後,他修改了我應徵的職缺,讓我到他們公司擔任PM(Product Manager產品經理)。
以著人的水準,其實很難去規劃這些歷程,很感謝因著信仰的關係,能在聖三位的引導下,逐步地探索自己的興趣與特質。並非是神一開始給我,我就會認定並接受,但是藉由這些歷程,使我能找到最適合的工作,也讓我認定透過這份信仰,將來聖三位跟主也會持續地帶領我的人生。
成長之後回過頭來看,就會發現一切的軌跡都並非偶然,如果你正行走在迷惘的人生路,請鼓起勇氣,聽從內心的感動來持續前進吧!

粉絲專頁:Alpha Tanzania 補阿講師在坦尚尼亞

受訪者:Winnie
採訪者:Chess

CGM合唱團江律師專訪:律師與旋律的幸福旅程

《愛的旅程》音樂會是CGM和平交響樂團暨合唱團自2013年成立以來首次進軍台中國家歌劇院,本次演出好評不斷。
這次我們邀請到其中一位團員:江律師,他本身在律師事務所當執業律師,是怎麼樣的契機讓他成為本次演出的團員呢?
這場「愛的旅程」音樂會又有什麼與眾不同的地方呢?
讓我們一起聆聽他的現身說法吧!

繼續閱讀

護理師Cindy:在手術室領受愛的力量

Cindy曾經待過加護病房以及不同單位,但投入醫療工作以來,大多數的時間都是在手術房內擔任護理師。她總是給人正面、親切的印象,關心、照顧周遭的人。勇於表達自己,不會故作偽善,給予人事物真實與坦白的評價,同時也願意為人分擔憂慮,幫忙解決問題。
醫療工作雖然累人,但她也不忘記,時常透過閱讀來充實自己,曾經擔任《正常就是頂上》這本醫療健康書的責任編輯,以及推動《讀一百本書》的社群活動。不禁讓人好奇,是什麼樣的力量與信念在背後支持著她,使她能懷抱熱情面對自己的工作與生活。

Q:對於在醫療工作上遭遇瓶頸,或是尚在就學中,努力朝這個領域前進的同學,妳有沒有什麼建議?

A:現實面來說,一定要畢業才能夠考取相關執照,這是個必經之路。尚在就學中的人,一定要在學校多多地充實學理,因為在投入臨床之初,會著重於學習技術的部分、盡快地上手。但是工作幾年後就會發現,學理真的能幫助你很多,你擁有更豐富的知識時,病人會更信任你,也不會只是被動地接受醫師的吩咐。固然有些科目很不喜歡、不擅長,至少要努力的學習過、具備基本的能力。同樣地,對於已經從事護理工作的人也是如此,學理無形中能幫助自己很多。

Q:對於輪班的人來說,作息其實跟教會當中大多數的人都不太一樣,
像廚師、理髮師、警消……等等,其實在接觸信仰上都不太容易,妳怎麼樣找到經營自己信仰的方法呢?
如何幫助輪班的人去建立信仰呢?

A:教會中蠻需要有同行業的人去互相扶持,性質相近比較容易有共同的話題,也可以利用排假的方式,一起在白天見面。教會中有醫療人員組成的部門,藉由醫療相關話語的分享,很能夠幫助自己去突破、學習如何在醫療工作中去面對生命。整體來說,因為工作作息的關係,其實是蠻獨立信仰的,但藉由這個方式,也讓自己更釐清,自己信仰的目的、想上教會的動機,這固然是個挑戰,但如果能突破,信仰自然更加成熟、穩定。
另外,我從話語中得到的益處很多,有時不知道如何去面對工作的挫折、狀況,透過話語都能夠得到答案,也藉由禱告請求 神能扭轉職場的不利狀況,從中看到很多 神動工的部分。信仰成為我一個很棒的靠山,在實踐話語中感受到 神與每個人一對一的同在、幫助,喜歡那種與 神相處、互動的感覺。對於教會的弟兄姊妹來說,也需要去理解,臨床工作時,是需要長時間處於緊繃的狀態,下班時間也容易延長,因此在迎接下次的工作之前,充分地休息就顯得格外重要。任誰都是希望被瞭解的,所以對於輪班、排班的人員來說,有瞭解狀況的人能夠幫忙構通、協調是很重要的事情,固然不是實際做這樣的工作,所以無法完全理解對方的作息,但還是要試著去改變現狀,這樣事情才會越來越好。
更重要的是,要擺脫跟人比較的想法,不論是教會弟兄姊妹間的比較,還是同事間工作能力的比較。只要自己面對天時有持守信仰、沒有動搖就可以了,比起其他人的期待、閒言閒語,穩住自己節奏是更重要的。


Q:妳受邀擔任《正常就是頂上》一書的責任編輯,請問在編輯的過程中有什麼樣不一樣的看見呢。
以及請您挑選書中的一則箴言來跟醫學生、醫療人員分享。

A:市面上大多的醫療書籍,比較多是將醫療知識、健康管理的內容分享給大眾,但幾乎沒有寫給醫療人員的書籍。然而在教會中鄭明析牧師針對醫療人員、救援生命給予了許多教導,也學習了很多跟醫療相關的話語,我覺得如果能將這樣的內容整理成一本書會很有幫助。其中的內容不只是提及肉體的健康,還包含了心理上的健康。心理上的問題在近年越來越被大眾重視,任何人、在任何的年齡、階段,其實都會需要得到這方面的指導、幫助,這是一本蠻適合的書。
書中針對醫療人員的章節裡,有一句箴言提到:

“愛生命吧!這麼一來,你的生命也將領受愛。”——鄭明析牧師


一次參與急救考試時,急診的醫師提到,他遇過一位病人在入院時醒著,但隨即就失去意識,緊急急救後,下午這個人便順利恢復意識、能正常說話。這位醫師便帶著整個醫療團隊去探望這位病人,告訴他們:

「因著你們的努力,讓一位瀕臨死亡的人,現在能正常說話。」

在手術、急救時、看病人逐漸康復時,他們跟你沒有什麼血緣關係,但基於你很想幫助他,在其中如果沒有對生命的愛,你會很難去完成這樣的事情,不自覺在做的過程中,你也會領受到更大的愛、成就感,那種因著生命活下來的喜悅與感動是難以言喻的。
同樣地,這句箴言也適用於每個人,在生活中去關愛、幫助身旁的人,付出的同時,你也會成為領受最龐大祝福的人。

受訪者:Cindy
採訪者:Chess

護理師Cindy:如何擁有不厭世的勇氣

Cindy曾經待過加護病房以及不同單位,但投入醫療工作以來,大多數的時間都是在手術房內擔任護理師。她總是給人正面、親切的印象,關心、照顧周遭的人。勇於表達自己,不會故作偽善,給予人事物真實與坦白的評價,同時也願意為人分擔憂慮,幫忙解決問題。
醫療工作雖然累人,但她也不忘記,時常透過閱讀來充實自己,曾經擔任《正常就是頂上》這本醫療健康書的責任編輯,以及推動《讀一百本書》的社群活動。不禁讓人好奇,是什麼樣的力量與信念在背後支持著她,使她能懷抱熱情面對自己的工作與生活。

Q:在升學的過程中,性向探索時,很少有機會能去探索護理的領域,對多數的人來說,他們可能從來都沒有想過就讀醫療、護理相關科系的可能性。
妳自己為什麼想要讀護理系,妳建議現在的同學們,如何去探索自己是否適合這個科系呢?

A:讀護理的原因,大多數的人都是因為家人、朋友從事醫療相關工作的緣故,或是個人就醫的經驗。也有部分的人是基於現實的考量,護理系畢業之後有明確的就業方向、薪資也穩定。我自己的話,媽媽本身是護理人員,小時候看到媽媽在診所工作的模樣,覺得蠻有趣,有了以後想走護理的念頭,當然媽媽也會擔心從事醫療工作太辛苦。
國高中其實都有性向測驗,但實際上更重要的是要釐清自己的興趣是什麼,以及從這個興趣延伸而來的工作會是什麼,接著再諮詢相關領域的人。
我自己的大學同學中,會有部分的人在接觸到臨床的工作時,因為不適應,最終選擇轉職。另外在護專與護理系的比較上,護專屬於五專體系,臨床技術學習的較多,在職場的銜接上能很快上手;而護理系則是有扎實的學理背景,但不論選擇何者,更重要的是在進入職場後的持續進修,補強自己不足的部分,學校的影響並不大。

Q:大眾普遍認為護理人員是吃力不討好的工作,不過實際接觸護理人員時,發現他們不論是否笑容滿面,其實都非常的正面且親切地提供服務。以妳自己的經驗與職場的觀察,妳覺得護理人員能夠保持正面的秘訣是什麼?

A:大部分願意待在臨床護理的人員,本身的個性就「喜歡」幫助別人、「想要」幫助別人,這些特質讓他們投入這個領域。因此在面對患者的態度上,自然就會比較正向、有耐心。
第二個部分是有成就感,看到病人在接受治療、醫護人員的照顧後,能健康的出院,會有一種照顧的成就感。
第三是,普遍社會大眾還是將醫療人員視為服務業,站在院方的立場,也會時常提醒,要留意自己在工作時的態度、表情,與病人、患者親友的互動,避免造成不要的糾紛、誤會。因此正向的工作態度算是綜合的因素導致,當然這也是一種專業的表現。

Q:職場的生活是很繁忙的,特別醫療人員得輪班,時常會因為手術的關係,讓上班時間拉長。
正常人下班就只想要放鬆、休息,什麼樣的契機讓妳開始積極閱讀的,妳有鎖定什麼樣類型的書嗎?
閱讀的書,很多時候並不會直接幫助到妳的生活、妳的工作,即便如此,閱讀對妳的益處是什麼?

A:我主要看的是工具書,例如:職場生存法則、如何促進溝通能力、如何做筆記。這些書籍對工作有蠻大的幫助,面對病人要如何說話、跟護理長溝通,好的筆記方法能讓我更有效率地記憶各種手術的方法。因此,剛開始是為了工作,才開始看書,後來才漸漸發現讀書對於自己有舒壓的效果,可以透過書看見不一樣的想法,漸漸地養成持續閱讀的習慣。

請接續下一篇:在手術室領受愛的力量

受訪者:Cindy
採訪者:Ches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