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攝理人的靈修園地月明洞中,老師立場的鄭明析牧師最近帶著眾多攝理弟子們做了很多像是「裝潢」一樣的工作。


其中一項,就是種樹,特別是松樹。

講到松樹,老師總是興致勃勃,算是代表弟子的鄭朝恩牧師就曾打趣說:「老師啊,一聽到有關松樹的事,精神就來了!就算剛剛是聽到了麻煩鬱悶的報告正在頭痛,只要松樹的報告一進來,老師的眼睛馬上發亮!」

這天,老師跟我們講了他為了送進月明洞的兩棵松樹,花了一整天尋找適當的位置,種植並剪枝的故事。

種樹與剪枝的故事,其實在老師帶著攝理人開發月明洞數十年來,並不是罕見的話題。

很多人都有經驗,來到月明洞,若追著老師的身影跑,有時一整天,就是看著老師在跟樹木奮鬥。

看不懂的人,一定是納悶的。種樹有那麼重要嗎?剪枝有那麼重要嗎?說是信仰的導師、人生的導師,為何這樣專注在樹木上面呢?

因而覺得怪異,覺得失望,覺得排斥,覺得無法接受的人,也是不少吧。

想到耶穌說過的一句話:「你們出去到底是要看什麼?要看穿細軟衣服的人嗎?那穿細軟衣服的人是在王宮裡。(馬太福音11:8)」

到底是要看什麼?若想要看那樣的人,就得去那樣的地方看,而非來這裡找碴,不是嗎?若自己既定想看的目標在根本上就文不對題,哪能看得正確?哪能看得出個所以然?

那麼,從種樹和剪枝上,要看什麼? 

首先,老師說:「位置很重要。座落在對的位置才能夠發光。」 

然後說:「亞當和夏娃離開了本位,所以落到什麼都不是的下場。在軍隊中,若是擅離本位就會重罰,要是在戰場上,更是直接槍斃。如此,自己的位置要守好,不能離開。地點如同女人的立場,樹木如同男人的立場,種在對的地點就是夫妻一體,種錯的話,天生緣份就破碎,只是每天遺憾著錯誤。」

再來,「每棵樹都有獨特的故事,就像每個人來到攝理,也都有獨特的故事,不能小看。」 

這一次種的松樹,是賣者之前花了大把心思,為了從高山上挖下來,先走遍手續取得許可,還得進行開路,才終於帶回自己的庭院中,又用心栽培了十年之久的松樹。非常捨不得,但是在 神的旨意下還是賣了,然後來到了月明洞。

「看到樹,要想到這棵樹是怎麼來的。像這樣,我們每個人也是,都有人開路,然後把我們挖來種在攝理史中。有的人表面上很輕易地來到攝理,但背後其實有人幫忙立了三年半的條件,是每天清晨起來洗冷水澡禱告而後來到的。所以就算奔跑遇到了什麼困難辛苦,也要想到過去的故事來度過。」

還有,「會造成妨礙的枝子要修剪掉。」 

所謂的妨礙,有的是針對本身:太雜影響樹形;太多營養分散;太長冬天落雪承受不住會折斷……。也有影響到旁邊樹木的妨礙,在考慮整體的成長與和諧下,也得要修掉。

「並不是在講樹而已,攝理史中有各式各樣的人,有時候會因著越線、犯規而造成別人辛苦。如同足球賽中,若犯規就會領黃牌、紅牌,攝理奔跑不要犯規,否則也會被發牌。有人對弟兄姐妹做了不當的行為,讓別人受試探還不自知,這樣不當的行為、不好的個性就如同妨礙到旁邊樹木的枝子,得要不留情地修剪掉。」

是要看什麼呢?

當然可以只看樹,可以只看種樹,可以只看剪枝,然後覺得不過如此,覺得老師做不累我都看累了而結束。然而,更可以再看到人,能看到自己的部份,也看到別人的部份,而有更高一層次的學習。更可以,看到 神動工的旨意,看到聖靈感動的痕跡,看到主實踐的實相,並讓自己也參與進去,如此活在 神正運行的歷史中。

可以看到的,超越人的想像,多而又多。